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奇怪的阿姨

时间:2018-08-11
清晨抱着被我强迫穿上满是精液并且皱巴巴内衣的佳怡,睡了有生以来最舒爽的一觉,一晚上佳怡娇嫩豔丽的身子任由我亲吻抚摩,连水晶般可爱的小嘴巴都被我吻的微微发肿。
看着趴在怀中的少女美目微颤我知道她在装睡,真是可爱死了。
轻轻抽动仍然裹在小内裤里的肉棒,把佳怡小脸憋的通红,呵呵。
可以乘机轻薄她一下。
两手握住佳怡小小的翘臀让肉棒在腿根间来回抽插更加舒服有力。
恩……波……佳怡~这是早安的吻哦。
以后每天都要这样知道么?」
知道装睡被我识破的佳怡睁开美目委屈的看着我贪婪吸吮着她小嘴。」
恩……滋……滋……吸吮香舌发出的声响和偷吻的刺激很快让佳怡进入了状态,傻忽忽的回应着我的亲吻。
足足激吻了二十多分锺后,嘴巴都感觉被吸的发麻。
跨下的火炮越来越重的摩擦着少女的花唇。」
呜!」
佳怡被堵的死死的嘴里发出一声闷哼一股热液浇在了炮身上,哦!」
肉棒重重的抵着紧裹的小内裤马眼里一股浓稠的精液再次被射到了上面。
娇翘的小屁股很快被又精液涂上厚厚一层……打过了舒爽的滑炮,抱起娇羞不堪的佳怡走进浴室洗浴。
浴室里羞涩的少女被我一手握住了她挣扎的小手,呵呵,佳怡让我检查下你的裤裤里把。」
呀!不要!」
在少女的挣扎中,我拨开了被精液濡湿后紧紧贴在小翘臀上的内裤,仿佛拨开鲜美多汁的水果般看着一条条乳白的精液连在内裤和娇臀间让我心中一阵自豪。
小心翼翼的亲吻了下颤抖的小白虎后,用热毛巾在她娇嫩的身子上细细的清洗。
呀!那里不要碰!」
呜……坏哥哥……呀不要啊……浴室里佳怡小声的抗议着,生怕不小心吵醒仍在熟睡的家人,可身上已经被我仔细的看了个精光,也被我罪恶的大手抚摩了个遍。
直到最后实在忍受不住青春纯美的女体,在浴室里又抱住可爱的佳怡狠狠的又玩了一次滑炮吃过早餐后佳怡逃一般的跑进了书房里,和小诗涵及姐姐温书去了,恩即使是休学几个女孩子还是决定每天定时温书,真是好学生啊!我可就没这个时间和耐心了,回到了房间里打开了电脑在网络上继续查找关于韩少家族的信息和他的竞争对手的情况。
几天里由于佳怡加强了防范,不是和姐姐一块要么就是拉着小诗涵一起睡,让我没有胆子继续接着夜袭,刚刚食髓知味的我只好强制憋着心头的一股欲火。
早餐后正在专心寻找线索的我听到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打开房门原来是躲了我好几天的阿姨。」
怎么了阿姨,有什么事么?」
阿姨似乎有些窘迫:「恩……小宇……你能陪阿姨出去一下么?」」!
阿姨……现在外面可能会有危险……我……我知道呀……但是……但是我必须有事出去拉……我们早些回来就好了……再……再说……那些流氓不会天天都跟着把……我担心的说到:「可是毕竟仍然有可能有危险啊。
要是真的碰上了就麻烦了。」
没关系的没关系的,我们今天不走那些人少的小路嘛,我们出去直接打的到目的地好了……阿姨的要求让我相当爲难可……阿姨有些堵气的紧接着说:「要是小宇不愿意去的。
那……那阿姨就自己去了……哎……别啊。
好好好我去……我去……看着阿姨就像想要赶去玩耍却又得不到外出许可的小女孩。
怕她自己偷跑出去只好答应了她。
看着兴致勃勃挑选衣服的阿姨。
阿姨的理由是今天有个商场新开业有大减价……购物果然是女人的天性啊,成爲苦力跟在阿姨身后的我心中感歎到,一边看着正在专注挑选衣服的阿姨。
娇媚熟透了的美妇散发着对男性生物致命的魅力,商场中陪着老婆的一帮男人眼里满是贪婪和淫欲的偷看着这名美妇,几个倒霉的家伙甚至不小心撞上了柱子之类的东西,被自己老婆揪着耳朵大骂。
几个女人路过我时我甚至听到她们口中轻声蹦出的:「狐狸精!」
心中不禁有些愤怒。
正打算逮着那几个女人理论一番时,阿姨却悄声握住了我的手:「没事……小宇……原来她都听到了,我苦笑着对着阿姨,她却一脸淡然的说到:「我已经习惯了……说罢似乎毫不在意的挽住了我的手仿佛小妻子般小声和我说着话,这才让一旁几个妒火中烧的女人脸色好看了些。
或许面貌和身材保持的非常好,周围的男女都认爲她真的只有26-28岁把,和我站在一起更像姐弟恋,全然没有人想到这个豔丽动人的女性竟然是我的準岳母,一旁的几个男人隐晦的用嫉妒的目光盯着我。
阿姨静静的挑选着衣物不时悄声的和我讨论着那件更适合家里的谁穿。
这个恬静豔丽的女性散发着迷人的光彩,让我不禁想到在哪个黑暗的过道里成熟如水蜜桃般香软的女体和动人心魄的红唇带给我的巨大刺激,跨下的火炮竟然可耻的膨胀了起来。
体验着阿姨挽着我的手腕,不时小心翼翼的偷看着美妇光彩豔丽的面容,心中更加放肆的幻想着阿姨成爲我的妻子的情景,一会思绪又浮想到穿着婚纱的阿姨夹着一子宫浓稠的精子,仿佛母畜一般驮着晓玉的场景。
想到这些裤子里的肉棒将布料绷的紧紧,恨不得狠狠扑在美妇身上沖杀一翻。
阿姨没有注意到我飘忽的眼神,挽着我的手把商场逛了个遍后阿姨说:「小宇~时间还有些早呢,恩……阿姨还想去旁边的内衣店里看看!」
饿~阿姨,我们要早点回去呢,不然佳怡她们会着急呢。」
阿姨有些讨好的说到:「没关系的,我们去看看把很快的,再说了诗涵不是才来么?我昨天看她带的衣物似乎少了些,我的给她準备些内衣哦~听到这些我只好无奈的答应她:「好把,那我们真的要快些哦!」
恩~恩……阿姨很是开心的挽着我的手一起来到了另一条街的内衣专卖店。
虽然我一个大男人走进去很尴尬,不过不放心阿姨独自过来的我和阿姨一同来到楼上女士区。
这家内衣店里相当冷清只有两名顾客在远处挑选着东西。
阿姨终于想起了还挽着我的手腕,故做自然的放下了玉手让我在尴尬中暗自感到可惜。
不过冷清的环境却让我和阿姨独自呆在一个小小的天地中,心中不由的继续意淫起正在认真挑选衣物的阿姨来。
时间逐渐过去,先前在挑选着衣物的两名顾客已经离开了这里,心中暗喜的我更加肆无忌惮的看着阿姨诱人的背影,正在我意淫的起劲时我不幸的发现后面有两个看上去流里流气的家伙跑到了楼上来。
我脑海中猛的和过道里的两个流氓重合了起来。
阿姨……恩?」
我们快些离开把。
后面有几个家伙在跟蹤我们……哈?呀!」
正在仔细看着给小诗涵买什么内衣合适的阿姨被我说的话吓了一跳。」
嘘!别让他们看出来那……那现在怎么办……看看那里人多,或则先找个地方躲躲。」
惶恐不安的阿姨强制镇定的跟随着我走进了紧急通道。
我晃眼见看到两个流氓朝这边走了过来。
该死的紧急的通道好几层大门都被杂物堵上了让我不由暗骂该死的消防检查到底是这么弄的。
下了几层楼后好不容易看到有间门是打开的立刻钻了进去。
原来是商场尚未开放还在装修中的楼层,各种工具堆随处堆放着。
后面通道里传来的脚步声让我焦急的拉住了阿姨冰凉的小手一头转进了旁边男厕所里躲进了最后一个坑位并锁好了门。
好还里面没人不然就要被当成拉着女人到厕所里解决生理问题的流氓了。
躲进厕所里我仔细的听着门外的动静。」
呀……小宇你!」
转头一看阿姨正满脸吃惊的指我的档部。
原来是刚刚意淫阿姨后火炮一直涨起将裤裆高高顶起加上紧张的气氛更是让我邪火直冒,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平複下来。
阿姨自然明白自己熟美的女体对男人有多么大的诱惑,回想到我一直都站在她的身后,白癡也知道我爲什么会肉棒高耸了……看着阿姨连晶莹的耳朵都被羞红了再加上在厕所这个特殊的环境,肉棒竟然越来越膨胀,几乎要把裤子都要绷破一般,让我不禁有些个难受起来。
阿姨感觉情况暧昧极了竟然和女儿的男朋友一起呆在男厕所里,而且他刚刚对自己诱人的女体意淫到火炮高耸,被发现了后更加变本加厉的在自己眼前将裤子顶成高高的一大团,仿佛发情的野兽一般随时都会扑在自己熟美的女体上尽情发泄兽欲。
你……你……你还好把……阿姨强忍心中的羞涩和尴尬看着我略微痛苦的表情不禁问到。
就在她打算说点什么时门外突然穿来男人们隐约的对话,让我停下了快速撸动的手仔细的听了起来。
不过距离有些远隐约只能听到骚货…………再找找……之类的单词。」
糟了被堵住了心中有些焦急的我烦躁的想到。
阿姨……你能不能转过身去……我怕这个样子要是跟蹤我们的人闯进来我们会有危险的……阿姨虽然有些不明所以,但想到情况似乎比较紧急听话的转过了头去,早已忍受不住的我将肉棒从裤子里解放出来大力的撸动起来。
阿姨听到后面的準女婿传来一声声奇怪的低沈喘息,好奇战胜了心中的羞意转过头看看。
这一看把阿姨羞了个大红脸,自己的女婿竟然在自己身后狂打飞机!而且丝毫不用怀疑此刻这个男人心中幻想的对象就是自己!阿姨被强烈的羞意弄的几乎昏厥过去……看着粗壮的男根在大手下被撸的炮身发红,芳心中羞涩和尴尬混合一阵异样的感觉升起。
门口的两个男声越来越近最后竟然走了进来,野蛮的拍开了旁边的门进去开始放水一男说到:「草!又跟丢了!真他妈倒霉看来真是他们,可要是他们进来了怎么办……现在我肉棒涨的发痛,要是和他们打起来会很糟糕的……我心中不由一阵焦急。
一旁的阿姨看到我越发焦急的撸着火炮,心中知道了我担忧的问题……听着了门外的两个流氓的交谈声,阿姨感到害怕急了。
两个流氓没完没了的胡扯着,肆意的侮辱咒骂。
犹豫了半天后阿姨深吸了口气抱住了我的后背,玉手颤抖的握住了滚烫的肉棒。」
!阿姨?」
别……别看我……你……你别动……压低的声音几乎听不到,有些冰凉的玉手握在肉棒上,柔软的玉手在加上美妇特殊的身份欲火越发高涨起来。
轻柔的按摩让我感觉舒服不已忍不住耸动起跨下的肉棒。」
你……你别乱动啊…………对不起阿姨……我……我忍不住……操,哪个骚货怎么又不见了我说哥,哪个骚货不是发现我们再跟蹤她了把?」
熟悉的声音果然是前几天把我和阿姨堵到楼道里的两个流氓。」
日。
应该不会把……要是发现的话她还不报警啊?」
也是……不过要是真被发现的话。
我们干脆直接上了她把……哈哈。
好!如果真被发现了反正也赚不到钱了,我们就干脆把她肏翻然后给她拍成小电影。
哈哈说不定还能以此要挟她,让她天天给咱们肏屄!」
哈哈。
好好好。
那样的话我们就到她家里肏,还有她的两个漂亮女儿一起玩大锅炒!」
哈~操……被你说的我鸡巴都涨起来了。
我们叫外面哪个小骚货进来泄泄火把?」
嘿嘿,我去把她叫进来猥琐的男人说完走到门外。
很快厕所里又走进了两个人,一个有些装嫩嫌疑的女声嗲嗲的说:「两位大哥,你们让找的人找不到啊……现在又把小妹叫到男厕所里想干什么呀?」
嘻嘻小骚货~昨天晚上爷俩玩你双枪爆菊爽不爽啊~呦,怎么昨天糟蹋了我一晚上还不够么?小妹后面到现在还酸痛的不行呢哈哈小母狗,今天你就在厕所里当我们的便器。
让我们玩个精灌双穴把!」
呀。
大老公……你好坏……三人拉拉扯扯的进到了旁边的房间里肆无忌惮的玩了起来。
一阵脱衣服的声后一个男人说到:「哈哈这小骚货小穴和屁眼都被我们肏肿了真好玩。
呜!」
哈哈瘦猴。
你早上才在这个小母狗屁眼里放了一炮,你不怕吃到自己精液么?」
啵。
哈哈小骚货真他妈听话,叫她用屁眼夹住咱们俩的精子,她真的乖乖听话了一屁眼里满是骚味啊……哈哈真好玩……熊哥我们一起肏翻这个小骚货把哈哈!好好!来小母狗先给老子吹一个!」
大老公你坏死了……呀!大老公你的大肉棒好粗好烫哦!」
哈哈!草,没有三分三那敢上梁山,你大老公的鸡巴要是不够大,怎么把你这只母狗从你那病死鬼身边操过来?求着我们骑着你走?」
是,大老公……让小母狗来帮您先吹一个……恩……滋……男人舒爽的发出一声歎息,粗糙的手在女人的脸上戏谑的拍了两下:「呼……哈哈瘦猴,这个母狗口技被咱们训练的不错。
一条贱舌头又挑又碾的爽死了,来和老哥一起来让她吹个双响炮?」
嘻嘻,来了!来母狗给老子一块叼着,听到熊哥的话没?吹个双响炮,吹好了老爷们有赏!嘻嘻!」
呜……饿……滋女人已经说不出话了,她正努力的含着两只一大一小的肉棍尽力的将它们包裹在自己嘴中,舌头不断的在并排的两只肉冠上扫过。」
草!才教过你的,舌头要把龟头后面的沟漕细细舔一遍!还有要用舌头尖轻轻钻马眼,真是只笨母狗!」
两个男人满脸淫邪的享受着女人的口舌服务一边调教着淫贱的女人。
一阵不规律的啪肉声伴随着女人又吸又啄的声音让阿姨羞的满脸通红,心中不断暗骂隔壁的女人竟然如此不要脸。
而我将阿姨的另一只玉手牵着放在了跨下的卵袋上揉动起来:「阿姨……请快些弄好么?这里很危险……你……你个小坏蛋……阿姨压低了声音骂着我。」
对不起阿姨……您……您实在太美了……就会油嘴滑舌……阿姨的声音越压越低,玉手在卵袋上的按摩却让我非常舒服,伴随着隔壁女人的呻吟一下下的耸动着屁股。
听着一旁激烈运动的我不觉间加快了屁股的耸动。
滚烫的肉棒把阿姨玉手搓的有些难受,丰满颤抖的身子趴在我身上惹的我心猿意马。
故意装作仔细听隔壁的动静。」
哈哈小母狗,哥俩的大肉棒好不好吃啊?」
呜……恩……好……好吃……女人含糊不清的说道不停的发出大力吸啄的声响。
男人淫笑拍了拍女人的脸蛋着说到:「来给老子弄个深喉!」
呜……呜……女人发出一阵难受的闷哼,可男人喘着粗气说到:「小母狗!别他妈乱动!乖乖的张开贱嘴!还有一截在外面!」
咳……饿……女人被男根的强迫突入弄的难受不已,另一个男人却淫笑着说到:「嘻嘻!让老子来个这只小母狗加把劲。
看看你的小阴缔很兴奋呢,嘻嘻女人仿佛被电到一般发出阵阵鸣呜:「呜!饿!」
哦!哈哈。
全部干到你肚子里去喽?」
玩着深喉的男人似乎达到了目标,不顾女人的挣扎将肉棒完全压进了女人嘴里。
伴随着男人喘着粗气的运动,女人不断发出似哭似咳的声响,被叫做瘦猴的男人则抓着女人奶子狠狠的煽打起来。」
啪……啪……的打奶声让阿姨羞的浑身发软无力的靠在我身后。
可我却清晰的感觉到阿姨的心跳正逐渐加快。
两个男人淫玩了女人十多分锺后,玩过深喉的男人突然说到:「小母狗来咬着大爷的内裤,不然一会你浪叫呀把整栋楼的人都引过来。
嘿嘿被男人在口中玩过了双响炮的女人迅速被两个流氓架好,呜……女人压抑的发出一声呻吟后,哦!哦!」
伴随着两个流氓舒爽的呻吟发出一阵闷哼,很明显隔壁的女人已经两只肉棒玩了双通。
操。
小母狗干翻你屁眼……肏死你!肏死你!」
骚屄!骚奶子……干爆你小屄。
肏穿你子宫!哈……哈……好爽!」
呜……呜……呜~三人隔壁越发激烈的激烈的肉搏让我和阿姨越发性欲高涨,爲了早些离开此地我捏住了阿姨香滑的小手一阵猛沖。」
别……别那么快……阿姨小声的恳求着我。
可又软又香滑的玉手让我欲火高涨,我不停的幻想着阿姨被我压在身下的情景。
在这种危险的情形下似乎更有感觉,肉棒上穿来的一阵阵酸爽的感觉让我忍不住压低声音说到:「要……要来了……哦……马眼里猛的喷出一股股粘稠的男精将阿姨的小手弄的挂满糨糊般的液体,羞的阿姨话都说不出……尴尬的帮助阿姨处理了玉手上的精液,我让羞的几乎走不了路的阿姨在门口帮我把下风。
拿着盛放香皂的玻璃器具脱下了件衣服蒙住了脸,在厕所里的两男发出射精的低吼时猛的踹开了门,用玻璃器两下轮翻了正撸着肉棒射精的两个流氓。
两声闷哼后连头都还没来的急转过来的家伙就被我打翻在了地上,两只丑陋的肉棒里喷出的精液只能向着空气和地板发射。
正跪在地上捧着手一脸淫态等待男精顔射的女人惊讶的望着我。
我心中一时邪恶起来,抡了下沾着血迹的玻璃器把这个浓装豔抹的女人吓的簌簌发抖。
掏出刚刚在阿姨玉手上射过浓精的肉棒快速撸动起来,这个女人楞了下随即对我做出一个勉强的媚笑。
一手强行捏开她的嘴将马眼对準她口中卵袋一酸将肉棒里的残精射到了她的嘴里。」
吞下去!」
我压低声音命令着她。
女人急忙连吞带咽的喝下了我的精液。
射过精后抓着女人的头发将涂满口红小嘴按在地上:「男人的精液很好吃把?嘿嘿,地上不时还有很多精液么?去舔干净!」
女人犹豫了下,看到我抡了下粘着血迹的玻璃器吓的她迅速爬到地板上用舌头清理起冰凉的地上两个流氓的男精。
而我则一边踩着她的头一边冷冷的看着她舔食精液。
良久我捏开她的嘴检查确认已经没有残留液体后,我将两个流氓的证件全部搜走然后让女人把他们摆成男男对干的姿势或女人拿着马桶刷猛爆两个流氓的菊花并拍下了各种变态下流的照片,最后折腾了半天后才用女人的手机报了警,不过她将同样打晕在了地上。
不是我心狠而是必须要杜绝他们对阿姨一家可能带来的灾难。
处理好一切后拉着门口坐立不安的阿姨走出了商店。
我想短时间内他们是起不了什么风浪了。
果然在我趁着晚上将他们两男同互爆的相片贴遍大街小巷并将起证件什么的一块弄在上面,又在一些本地的网站和QQ群中用N个马甲大暴光后。
两人自觉作爲知名混混无顔留下相互离开着这个城市永远都没有再回来。
回到这边阿姨羞涩的像小媳妇一样跟在我后面玉手不停的来回撮弄着,仿佛上面还有什么粘稠的液体没有弄干净。
最后实在忍不住向我说到:「小宇……我们先别回家好么……恩?怎么了阿姨?」
阿姨小声的说到:「我……我感觉手上还有……恩……髒……东西……身上也不舒服……我像找个地方洗个澡……再回去……」!」
心中暗喜的我自然不会反对,拉着阿姨进了路边一个旅社开了间房。
爲什么……爲什么只开一间啊!」
阿姨有些委屈的轻声问到。」
呵呵。
等你洗个澡我们就要走嘛……呵呵」。
收钱的小妹作出一个装蒜的表情对我说:「房间抽屉里有套子二十块钱一个,带绒毛和带凸粒的三十,跳蛋和自慰器五十块用一次,因爲我们要清洗杀毒所以贵一些。
还有套子用完记得别乱扔」!
你……你胡说什么!」
阿姨气急败坏的小声说到。
小妹看了看这个小脸通红的美妇,再看看我有些带着得意和窃喜的笑容。」
……哦!懂了……」。
她懂什么了,不会是认爲我和阿姨是出来偷情的?还準备玩内射?我不由汗了下这个想象力丰富的女孩拉着正準备辩解的阿姨上了楼。
哼……什么人嘛……怎么思想那么肮髒……阿姨气急败坏的房间里对我说到。」
呵呵。
阿姨别生气了,这个主要是来这里的很多都是情侣才开房,她可能认爲我们也是那种关系把其实我还有一句话没说那就是这里也叫做炮房,那些偷情的男女对这种消费不高,又安全保密的地方很是喜欢。
可……可……可也不能这样见人就说把,难道进来的又不会都是情侣,也不可能都是……都是做那种……那种事么?」
阿姨羞急的说到,也不知道是在羞别人说我们是情侣还是羞说我们是来打炮,或许偷情更合适些?我心中有些恶搞的想到。」
可……可……看着正欲争辩的阿姨将她推进了浴室。」
呵呵~好了阿姨快些洗了我们就走把,不然呆久了她真的会以爲我们是来干什么的饿。」
听着在浴室里自言自语的阿姨和水声,我发现阿姨竟然拥有如此可爱的一面。
好笑之余逛了一天商场的我也有些疲倦了在一阵胡思乱想后逐渐睡了过去,刚刚发泄过的我竟然在梦境里梦到了阿姨穿着婚纱被晓玉强奸受孕的场景,只是这次压在阿姨身上狂抽猛肏的主角变成了我……浴室里的阿姨终于洗好了澡。
一边用毛巾擦拭着自己的秀发走了出来。
看到我竟然倒在床上睡的正香心中感觉一暖这些天真是多亏了小宇啊……不过阿姨很快又想起了我对她的轻薄心中暗啐不……不……不,这个小坏蛋坏死了,老是欺负我。
竟然敢对我又是亲又是抱的……还有……竟然让我给他打飞机……真是羞死人了……正在睡梦中的我正好梦到阿姨宣示爲奴的一段,穿着雪白的婚纱笑顔如花的阿姨让我不禁轻声说起梦话:「阿姨……你好美……不要离开我……你永远都是我的……阿姨被我的话羞的小脸通红这个坏家伙梦到什么了!爲什么要叫我不要离开他,还说什么我永远都是他的……他以爲我是他的妻子么?」
想到妻子两个字时阿姨心中一阵颤抖不由自主的想到或许成爲这个小坏蛋的妻子不是什么坏事把?呀……我在想什么……淩华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睡在床上的我又梦到了将阿姨以最容易受精的姿势压到跨下的情景继续呢喃的说到阿姨你的小穴夹的我好舒服哦……恩……我……我要射精在阿姨子宫里……让……阿姨成爲我的妻子……让阿姨给我生小宝宝……阿姨……阿姨……来了……哦!」
梦境中阿姨温柔的拥抱着我,小嘴喘息着香气用香舌勾在我的口中和我热吻着。
在迷人小穴连磨带吸的服侍下猛的喷出了一炮热忽忽的精液……在旁边惊的目瞪口呆的阿姨毛巾已经落到了地上,阿姨傻忽忽的看着裤子被精液逐渐濡湿。
羞的脑袋里成爲一团糨糊……也不清楚什么原因阿姨竟然被羞意弄的失去了理智,竟然神使鬼差的用玉手将我的裤子拉了下来。
看着将内裤里射的满是乳白精液的粗长肉棒在眼前一晃一晃的,嗅着空气中浓烈的男性精子气味,阿姨的理智已经不知道飞到什么地方了。
好大……怎么会这么大啊……要是进入里面的话还不痛死啊?」
阿姨小心的用肉肉的指尖触碰了一下肉冠,呀!」
猛的一股男精从马眼中喷了出来,将阿姨满是惊奇的俏脸喷了个一脸豆浆。
还有一些甚至射入了阿姨的小嘴中让阿姨品尝。」
呸!呸!坏家伙……臭死了……弄了人家一脸都是……坏死了……小宇坏死了……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在想象中变成和我同一辈份的阿姨在床边将口中的精液呸到了地上。」
恩……味道怎么这么浓啊……恩……好象味道没有那么讨厌啊……阿姨已经彻底忘记了我的身份。
满是精液的小脸凑在肉棒上小心的闻着肉棒上浓厚的精液气味……恩……小宇的味道……好象不讨厌呢……白白的好象很干净……要不尝下什么味道把……恩……我就只尝尝……在心里说服了自己的阿姨用颤抖的香舌尖轻轻触碰了一下肉冠上的精团粘了少许缩回口中……恩……恩……太少了,没有什么味道呢……再……再……尝下把……这次阿姨的嫩舌直接将肉冠上的精团全部挑入了口中……恩……有些鹹鹹的……味道怪怪的……恩……再试下……阿姨又将炮身上所有白糊的精液全部吸入口中。」
恩……味道好浓……恩……带有小宇的味道……恩……恩……味道很喜欢……仿佛吃到了美味的鱼子酱一般,阿姨竟然仔细的将卵袋上和毛从中所有的精液都吸食到了口中一一品尝,甚至还将已经渗透到内裤的精液也吸吮了出来。」
恩……恩……味道怪怪的……莹莹不讨厌……小宇的味道……莹莹喜欢……还……还想尝……阿姨不自觉的用起了自己的小名,闻着肉冠上仍然在散发着浓烈精液味的马眼阿姨又找到了一个储藏精液的部位……其实我在阿姨吸食炮身上精液的时候就已经醒了过来,不过我仍然保持着装睡,一来我早对这个美妇已经有了不该有的念头。
二来我怕阿姨被我发现吸食精液,巨大的羞耻感会让她做出什么事。
三则看着美妇人吸食我的男精让我心中异常兴奋。
打算好好享受以下。
不过我仍然对阿姨突然的转变感到很是奇怪,究竟是怎么回事啊?阿姨爲什么会这样?啊!」
阿姨好象吃冰棍的小女孩发出一声可爱的声音,将肉棒一下吞入。
我暗自吸了两口气忍耐火炮上穿来的巨大快感。
肉冠在阿姨口中不断被轻吸慢舔。
嫩舌一会轻挑马眼,一会绕到肉冠后重重的舔弄冠沟,一会有垫在火炮下里外拉动,玉手握着春袋温柔的揉搓着。
我咬紧了牙齿忍耐着跨下惊人的快感心中却疑惑到爲什么阿姨的口技会怎么好?终于在阿姨娴熟的口技下让我精关大开,卵袋突然猛烈的抽搐起来。」
呜……呜……阿姨被滚烫的精液喷的满口都是,却如同宝贝一般含的紧紧的不让一滴精液落到嘴外,好象亲吻一般。
小心的将肉棒退出了口中,腾出小口中的空间存放灼热的精子。
两手一边继续按摩着春袋,一边握在阳根上下撸动。
阿姨娴熟的技巧让我快速的排泄着精子。
感到马眼间不再射出精液后。
在肉冠即将脱离时阿姨玉指在肉棒张一刮,同时重重的吸了一下马眼,尚在输精管中的男精被干净利落的吸入了美妇人的口中。
硕大的肉冠被阿姨吸舔的干干净净,薄薄的一层香津把肉棒涂抹的亮晶晶的。
阿姨嫩舌裹在滚烫的精液浸泡中轻轻搅动感到舒爽无比,口中满是奶油般浓厚粘稠的精液让阿姨芳心暗喜颇有成就感。
闭上美目仿佛品尝最好的葡萄酒一般一点点的将男精咽下,感受着粘稠丝滑的精液流到食道里。
阿姨感到胃里被滚烫的精液逐渐填满芳心暗爽不已……吃完新鲜浓精后阿姨呆呆的跪坐在床上,理智逐渐回到了她熟美的女体……!我……我再做什么?我……我竟然在吃我女儿男朋友的……精……精液……我……我……感到害怕的阿姨迅速钻到了被子了躲了起来,仿佛受惊的小兔一般微微颤抖着。
惊慌的阿姨甚至没有注意到她钻进的是我的被子……我……我……竟然吃了小宇的精液……我……我……不怕……莹莹……不怕……小宇刚刚是睡着的他什么都不知道……恩对……他什么都不知道……我只要大大方方的……他就不会知道的……旁边颤抖的阿姨在被子里小声的说到。
呵呵。
阿姨,从你吃了我的精液那一刻起,我就已经决定了。
这辈子你只能是我的女人心中高兴不已的我暗自下了决心,不过也打算搞清楚阿姨出现了什么情况。
慢慢的阿姨在紧张的呢喃中慢慢的睡了过去。
看着阿姨端庄秀丽的脸蛋让我心中逐渐平静下来。
忘记了对韩少和晓玉的仇恨。
和阿姨一起进入了香甜的梦乡……睁开了眼睛逐渐聚焦在阿姨美丽的大眼睛上。」
小宇!你怎么跑到我的床上来了……还……还和我抱成这个样子……看着阿姨有些不自然的脸我瞬间就明白了阿姨在强词夺理,因爲她的包和衣物还在旁边的那张床上。」
!啊……对不起啊阿姨……我……我是不是太累了,可能是梦游爬过来的……我没有压坏你把……我自然不会让阿姨有丝毫委屈,主动将责任全部揽在了身上。
看着阿姨松了口气后带着欣喜的眼神装做生气的说快……快下来把。
你把我压坏了。
急忙从交缠在阿姨身上的四肢松了开对不起啊阿姨……阿姨红着脸急忙跑到了一边迅速的整理起淩乱的衣物:「你……你快转过头去,我要穿衣服了……心中暗笑的我等待阿姨慌张的穿好了衣服,正準备叫上阿姨一起离开时,却见美妇一脸羞晕惊呆了一般看着我的跨下,我不由自主的看了下去。
忘记了裤子上还有一大块精液的湿痕……房间里顿时尴尬起来,阿姨呆呆的看着我的裤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让我心头有些虚的悄悄偷过去。
良久我忍受不住房间里尴尬的气氛说到:「阿姨……对不起……我……我刚刚做了个春梦……顿时阿姨回过了神,本来桃花般嫣红的俏脸仿佛熟透了的大虾一样:「你……你……个小坏蛋……做什么梦不好……你……你竟然……饿……对不起啊阿姨……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做这个梦呢……阿姨羞急的说:「你……你做就做了……干吗……干吗要梦到我……还……还对我说那种……那种……阿姨已经彻底说不下去了。
我只好硬着头皮说到:「可……可我真的喜欢阿姨……刚刚在厕所里说的都是真的!如果我骗阿姨的话让我不得好死!」
阿姨羞的背过身去蒙住了脸:「你……你就是个坏蛋……刚刚竟然对我做那种事……还有前一次也是,也没有我同意就强迫我……说着说着肩一耸一耸的哭了起来。
我急忙走到阿姨的身边说到:「对不起啊,阿姨……可我真的……真的忍不住喜欢阿姨啊……阿姨娇躯一震羞急的说到:「你……我……这怎么可能……我是佳怡的母亲,你未来的岳母……我都原谅过你了爲什么还要来撩拨我……阿姨……我忍不住……我真的忍不住……念叨着的我轻轻的抱住了阿姨,阿姨自己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心头矛盾极了,竟然没有逃开我的怀抱反而哭的更厉害了……良久阿姨挣开了我迅速擦掉了自己的眼泪,严肃的看着我说到:「以后不许在这样!我什么都没有听到你说,也什么都没有做!」
表白失败了么?心中有些泄气的我艰难的点了点头……结帐时收银的小妹看着俏脸仍有着红晕的阿姨似乎误解了什么说了句话:「恩……五个小时……不用套套可以弄这么久……然后又若有所思的看着阿姨平坦的小腹。
仿佛子宫中已经被我灌满了粘稠如奶油般的男精……被这样灌不会怀孕么?」
看了半天的小妹低声蹦出了句话。
我急忙将已经要崩溃的阿姨拉走……回到家后阿姨一头钻进了房间不肯在出来。
而佳怡开心的看着我平安归来赖在我身上不肯下来。
虽然在意外中对阿姨的表白失败了,但最近佳怡对我越来越依赖了也算意外之喜把真好。
回到房间里继续寻找起关于韩少家族的对手来,果然在网上找到了一个家族式的集团似乎对韩少的家族集团不是太友好,在有的竞争领域毫不掩饰的抨击对方。
或许我应该就是找他们联手把,可是人家又凭什么相信我呢?最重要的是我怎么和他们高层搭上线呢?一边看着资料心头却忍不住浮现出阿姨动人的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