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黑暗天使之卧底 第四章

时间:2018-08-10
回寝室的路上,天色已经开始暗了下来。路灯照着路边的杨柳,各种光怪陆离的树影斑斑驳驳地投射在杜倩心的身上,彷彿她的心情,有一点紧张,有一点兴奋,有一点害怕,有一点期待。难道自己的大学生活就将这样的结束了吗?自己要怎样对朋友、对父母解释呢?还有————谢安,在任务执行的时间里,肯定是不能和他们联络了,自己如何对他们说呢?又不能告诉他们真实的情况。
  其实父母这里还比较好办,反正他们也不在这座城市,只要告诉他们自己到山区参加扶贫行动,那里不方便通电话就好了。反倒是身边的陈水和谢安比较麻烦。
  杜倩心用力甩甩头,彷彿能吧脑袋里的烦恼甩走,决定还是先满着他们好了,这个任务的时间,也该不会很长吧?
  刚一进寝室门,坐在床边的陈水就跳起来迫不及待地迎了上来,急切地问道:「心儿,怎么样,校长他没难为你吧?」
  杜倩心懒洋洋地走到床边,夸张地张开四肢仰面躺倒在床上,回答到:「没怎么样啦,不过,我决定退学了。」
  「啊?」吓了一大跳的陈水追问:「怎么?校长要你退学?不会啊,你成绩那么好不可能会让你退学的,是不是你和他顶上了,你的强脾气也真是的,不行,我陪你去找校长。」陈水说着,伸出手要把杜倩心拉起来。
  杜倩心推开她的手,「和校长没关係啦,是我自己不想再读了。其实我本来也不喜欢警察这种工作,整天和坏蛋打交道,耳濡目染近墨者黑,你看看现在的警察有几个好的,个个向流氓,只会欺负民工和老实人,真正的罪犯倒是一个个的活得潇洒,你看看网上的新闻,什么浴血奋战的警界色狼啊,什么堕落警察啊没几个好货。再说,做警察一个月有几个钱,还不够我买一件名牌的呢!」
  陈水用彷彿是不认识的眼光看着她,「可是你不是一直说,你从小最大的愿望就是做警察匡扶正义吗?还说你那个做刑警队长的表姐是你最大的偶像吗?」
  杜倩心躲过陈水的目光,「人总是会长大的,我想以前的我太幼稚了吧。」
  陈水继续追问:「那你连文凭也不要了吗?现在的社会你没有文凭到哪里去找工作?」
  杜倩心一时语塞,说不出话来。
  陈水笑了起来,「我就知道,你吓我的是不是?小笨蛋,说慌都说不圆。」
  杜倩心脑中灵光一闪,脱口说道:「算了,告诉你实话吧,我要回家结婚,我妈给我介绍了一个做生意的大款男朋友。以后我可以再也用不着上班工作了,不用朝九晚五在单位受气,只要做好我的少奶奶就可以了。」
  听了这句话,一向温柔如水的陈水突然间爆发了,「你到底出什么毛病了,为了几个臭钱你就把自己卖了吗?谢安怎么办?」
  提到谢安,杜倩心不由的一阵心痛,同时似乎还夹杂着一点点的醋意,「烦死了,我和谢安是我们两个的事,你是我的什么人,凭什么管着我?」说着,用力推开楞住了的陈水,夺门而出。
  才一出门,不争气的泪水就不听话地流了下来,为什么最容易伤害到的人总是最亲近的人,事情结束以后陈水会接受自己的道歉吗?毕竟自己一直把陈水当作自己除了父母和谢安以外最重要的朋友,有时甚至觉得比谢安更重要,如果失去这样的朋友会是自己一生最大的损失吧?还有谢安,今天会是他们最后的一次见面吗?听刘局长的说法,这次的任务非常的危险,如果自己牺牲了,他们会想念自己吗?
  认识谢安的时候自己5岁,他7岁,还记得8岁的时候他为了自己和同学大打出手,打得头破血流,还记得10岁的时候放学是和他一起看到酒店门口的新郎新娘,他突然要自己嫁给他,记得他拿到大学入取通知书时,第一次的亲吻自己,自己考到这座城市的警校,虽然从来不肯承认,但是自己心里明白主要的原因也是为了要靠他近一点吧,还记得去年圣诞节的晚上,他的手突然伸进自己的衣服笨拙地抚摩自己的胸部,自己立即和他翻脸,他一再道歉,直到春节才原谅了他,弄得他到现在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还是小心翼翼的,只敢拉拉自己的手,亲亲自己,再不敢有过分的举动,其实那天的感觉也是满好的吧,只不过因为自己的矜持和要把自己最重要的东西留到新婚之夜的那份坚持吧。但是现在这样的情况下,自己是不是该改变自己的想法呢?